找工作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傅光明:自主育種發展 才有能力跟國際競爭

發布時間:2019-07-01 17:18    作者:.    來源:國際畜牧網    查看:
  產業發展帶來的影響尤為明顯,這從中國白羽肉雞發展歷程中可見一斑。知往鑒今,正是得益于開放、包容、帶動與互學互鑒,才使得各行各業、各國各地不斷發展并取得進步。然而,在此進程中,貿易摩擦和爭端不斷演變,其根本原因之一是相關機制改革滯后于國際貿易發展的步伐,包括引起全球多方關注的世界貿易組織(WTO)相關爭端解決機制的改革,以及參與國際貿易往來的經濟體、企業的相關機制改革,而白羽肉種雞貿易爭端就是例證之一。

  歷經40年,白羽肉種雞貿易往來與白羽肉雞產業同步發展,緣何在近幾年來摩擦不斷?在世界肉雞及家禽品種資源利用和保護形勢異常嚴峻的當下,如何看待和解答這些問題?對此,《國際家禽》雜志專訪了圣農集團創始人、圣農發展(下稱“圣農”)董事長傅光明。傅光明同時任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白羽肉雞聯盟(中國白羽肉雞聯盟)主席,而最近圣農自主育種的消息也已引起全球肉雞業界多方關注。
  您被中央統戰部、全國工商聯推薦為“改革開放40年百名杰出民營企業家之一。您如何看待40年改革開放與民營企業以及白羽肉雞產業的發展?”

  傅光明:我常說,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圣農的今天。圣農36年發展,離不開改革開放一系列政策的引導和驅動。我個人覺得,改革開放40年,從1978年開始實施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1983年出臺的公務員停薪留職政策到1992年推進的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從2004年在深交所主板市場內設立中小企業板塊,到2004年起中央一號文件連續15年聚集現代農業和三農發展,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提出“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以及“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大力推進實施精準扶貧、鄉村振興戰略”等一系列政策,對民營企業、白羽肉雞產業及企業的發展和進步,均提供了更有力的政策支持、引導和推動作用,企業家成長的土壤和企業家精神培育的環境因此亦得到極大改善。

  經過36年發展,圣農已成為國內最大的白羽肉雞企業,您亦被譽為“中國雞王”。請您分享一下這些年來創業的體會?在企業轉型升級過程中,戰略部署如何制定?
 
  傅光明:我1972年應征入伍,1978年復員之后,被安排在福建省南平市光澤縣人民武裝部工作。看到市場機遇后,于1983年在光澤縣建立了個體養雞場,當時叫光興孵化養雞場。1986年,更名為光澤種雞場,成為編號為“0001”的福建省第一家私營企業。

  創業初期,往往會面對許多困擾和困難,但要能可持續發展,我覺得,靠的是市場。因此,我們根據市場需求不斷調整戰略,不斷進行轉型升級。早些年,為了保證食品安全,圣農轉向“自繁、自養、自宰一體化”的產業鏈模式,并經過數10年的逐步打造,成為我們的主要競爭優勢。

  2016年,結合農業農村部提出農業養殖4.0精神,圣農率先在行業中開啟農業養殖4.0戰略規劃,即全面實現管理智能化、生產自動化、食品安全系統化,環保與消防標準化。比如,圣農利用雞糞發電和生產有機肥,將廢物轉變成了源源不斷的可再生資源。現在,我們已建立起了比較完善的四大防護體系:食品安全防護體系、產品源頭追溯體系、食品安全保障體系、食品安全質量體系。2017年,圣農食品并入圣農后,我們的產業鏈一體化經營模式延伸到下游的熟食加工、零售店、團餐開發,從供應鏈管理層面來看更加完整且優勢更加突出,現已成為企業核心競爭力,加上我們生產基地位于武夷山麓,在生物安全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天然屏障。

  近幾年來,我們從雞肉生食轉調理、調理轉熟食的企業戰略不斷得到推進,通過開設美其樂餐廳以及在上海和光澤建立了兩大食品研發基地,持續加大圣農食品品牌建設力度并擴大品牌影響力。現在,我們開發有美食類、調理類、烘焙類、油炸類、灌腸類、蒸烤類和常溫類共100多種產品,產品銷往國內多家餐飲品牌和商超并出口到日本等地,正向著全食品深加工企業大步邁進,致力構建餐飲企業的中央廚房與成為家庭餐桌的美食專家。

  圣農自90年代初便與肯德基建立了合作關系,現在是肯德基中國、麥當勞中國的長期合作伙伴,并先后成為2008年北京奧林匹克運動會、2010年上海世博會、2011年深圳大運會、2015年首屆福州青運會、2016年杭州G20峰會、2017年廈門金磚會議的雞肉原料供應商,同時也是雙匯、太太樂、安井、沃爾瑪、麥德龍、華潤萬家、永輝等品牌的重要雞肉供應商。 
 
  如何看待白羽肉雞產業國際競爭力?育種在此中有哪些貢獻和作用?
   
  傅光明: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白羽肉雞從國外引進種源到發展成為家禽產業第一大品類。我覺得,之所以發展這么快,主要原因是隨著經濟發展,民眾消費水平同步提升;其次是在國際快餐品牌帶動下,中國快餐業也逐步發展壯大,使得雞肉市場需求增大,比方說華萊士、德克士、正新雞排等;再者就是肉類屠宰與加工企業迅速崛起,如雙匯、雨潤、金鑼等。此外,團餐也逐步興起,學校、企業食堂采購雞肉越來越多且更加嚴格。

  但是,我認為,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白羽肉雞產業發展中最大的問題是育種問題久懸未決,種源供給一直受到諸多方面因素的束縛,包括禽流感疫情引致的封關、檢疫檢驗壁壘等在內,隨著近年來主要引種地產能限制,在祖代白羽肉雛雞國際貿易方面,也出現一些不合規的現象。

  從全球白羽肉雞行業來看,由于育種領域近年來加速收購,可選擇引種的空間較之前小了很多。暫且排除世界家禽資源保護與利用方面的協同行動以及白羽肉雞種源壟斷方面的爭議,就中國白羽肉雞產業參與國際市場競爭來看,種源問題是一大亟待解決的問題,因為中國不像巴西,既有生產成本較低的玉米原料,又有穩定的種源供給以及較高的生物安全水平等優勢。

  如今,在雞肉消費方面,中國排在世界第二位,但在雞肉生產方面排在世界第四位。未來,隨著非洲、亞洲以及中國等地人口持續增長,雞肉國際市場需求將持續增加,中國肉雞在此中面臨的機遇和挑戰并存。如何化挑戰為機遇?我覺得,如果中國有自己的白羽肉雞品種,才有能力跟國際市場進行競爭。  
 
  圣農進行白羽肉雞育種的消息引起業界多方關注,目前進展如何?

  傅光明:從圣農來講,現正處于向食品企業戰略轉型的關鍵時期,年上市5億羽肉雞,前端的養殖支撐在各方面要做到100%保證,而種源供給的不確定因素增加使得我們在供應鏈管理方面承擔更大的風險。事實上,這些問題我思考了許多年,也厘清了其中的利害關系并找到了一些解決路徑。到2014年,種源供給風險空前加大,《全國肉雞遺傳改良計劃(2014-2025)》發布提出白羽肉雞育種戰略,圣農因此做出積極響應,決定開始針對白羽肉雞進行自主育種,以降低種源供給風險,更好地平衡國內種雞市場,同時為提升國際競爭力做支撐。

  我覺得,中國白羽肉雞產業及企業,想要繼續做大做強,必須要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據我個人了解,現有的家禽品種資源是歷經數千年自然選擇和人工選育保留下來的,它屬于世界共有。國外育種能做的,我們中國也能做,可以利用全球各地的優良雞種基因。現在,考慮到一些受限因素和未來發展,圣農果斷決定取消引種,完全走自主育種道路。截至目前,我們已經做了4年的育種。2018年,圣農向國內市場提供了自己培育的3000萬只商品代肉雛雞,沒病好養,反映良好。預計,今年我們可產出十幾萬套祖代雞,明年將會產出更多。我們初步計劃,將推出4個白羽肉雞配套系,如果4個品系產能同時全部釋放,可以滿足中國白羽肉雞市場的祖代雞需求。

  就育種而言,一要持續的大量投入,包括財力、物力、人力的投入;二要認真,育種各環節的人才非常重要,如果不認真,就會連帶產生很多問題,比如性狀選擇、疫病凈化、數據收集和處理等等。在育種方面,我們這幾年加起來投入資金約8億元,未來我們還將持續加大投入。前面提到,我們地理位置比較好,武夷山方圓500公里內沒有其他養雞企業、養雞場(戶),空氣好,水質好,自然災害較少發生。唯一不足的是玉米原料需要從外面買進,但我們有自己的火車專用道,以此減少中轉環節的風險。現在,為了保證生物安全水平和維持疫病凈化水平,圣農從外面不引進一只雞。 
 
  您如何看到基業長青與現代企業制度、家族企業文化以及代際傳承之間的關系,在此方面有哪些計劃?您對企業未來發展和國際化布局有哪些規劃,對白羽肉雞產業發展有哪些預期? 
 
  傅光明:自2009年10月21日在A股成功上市以來,圣農結合國內外市場發展趨勢和產業特征,針對人才引進和人員去留,在現代企業管理制度建設方面逐步得到完善。

  百年企業沒有普遍適用的經驗可借鑒,而中西文化又存在差異,建立和完善現代企業管理制度,也需兼顧企業自身所處的內外部環境尤其是社會文化環境。中國不少企業由于情緒化成本沒能控制好,損失比較大。比如說,養雞的溫度問題,員工今天高興就可能控制得好,如果他不高興,溫度控制不適宜,雞生長的速度就會變慢。情緒化問題會影響企業的生產效益。我們初步算了一下,情緒化如果做不好,一年將損失達幾億元。因此,需要通過適合的管理方法和措施,將員工的情緒化發生的風險降到最低。我一直認為,人是為希望而活,有希望才有活力和動力。工作也一樣,要讓員工看到希望并隨著時間推移讓他們的希望得到實現,才會認真負責工作,才會留下來持續成長。

  在代際傳承方面,我的理念與其他企業家不大相同。對于女兒(傅芬芳),沒讓她到國外學習、定居,沒讓她報考其他大學,就報考農業大學。我通過言傳身教,潛移默化影響她,希望她也能像我一樣堅持農業,將雞肉食品事業做得更大更好。我覺得她比我強,能把學習到國際先進管理理念與本土文化和理念進行結合,并應用到實際管理當中,尤其在現代化管理和精細化管理方面做得相當好。圣農集團近3年時間讓她管理后,年凈利潤得到穩步增長。將來,我打算讓女兒全盤接管圣農,也是考慮到我擔任中國白羽肉雞聯盟主席,需要抽出更多的時間為產業發展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從企業戰略層面來講,未來,圣農將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從產品“走出去”提升到企業“走出去”。圣農在新西蘭已投建了子公司,主要經營肉牛、肉羊的屠宰與加工,產品已出口到中東等地。將來,我們計劃將商品代肉雞年上市量從目前的5億羽提高到10億羽;祖代雞培育成功后,也會考慮走出國門,在新西蘭建立養雞場,為中東等地供應雞肉食材;我們還將持續拉長產業鏈,進一步把食品加工做大做強;在智能化、數字化、自動化、體系化等方面,我們將爭取向世界先進水平看齊。

如果您認為本網轉載的內容涉及侵權,請作品的作者聯系網站下方的編輯qq

APP下載
官方微信
返回頂部
北单必发指数